<track id="nnrpr"></track>

      <cite id="nnrpr"></cite><address id="nnrpr"></address>
      <track id="nnrpr"><strike id="nnrpr"><strike id="nnrpr"></strike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<p id="nnrpr"><ruby id="nnrpr"></ruby></p>

            <pre id="nnrpr"><strike id="nnrpr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nnrpr"><strike id="nnrpr"><ol id="nnrpr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        首頁
              Loading
        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 > 專家觀點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跟風擴種糯稻后有一個嚴重問題

              來源:種業信息網 日期:2020/3/15 22:01:35  評論:0 標簽:糯稻

              最近又到了春耕選種的關鍵時期,我隨機抽調了幾地,有東北的、河北天津的、安徽的、還有江西的等等,有種糧大戶,也有米廠,大家共同反映的是今年糯稻面積擴種明顯,背后一個共同的原因是價格高。2019年的糯稻絕對是糧食界里沖出來的一匹黑馬。由于前兩年糯稻價格低迷,種植面積減少,2019年糯稻收獲以后價格就持續走高。我們此前出過一篇推文:今年糯稻就是風口上的豬,一路很瘋!

              據不完全了解,目前多地價位已經瘋漲到了歷史高位,黑龍江目前市場收購在2.2元左右,天津唐山等地2.2,安徽蕪湖2.05,寧夏也在2塊多左右。(最近市場調價快,價格僅供參考。)

              糯稻是普通栽培稻的一個小品種,所含淀粉幾乎全部為支鏈淀粉,米質脹性小而黏性大,主要用于加工食品和釀酒,還被廣泛用于制作各類粘性小吃,如粽子,元宵,年糕,糍粑等,另外還是甜米酒、黃酒等的主要原料。糯稻可以分成粳糯和秈糯,其中米粒細長、形似秈米的長糯米(秈糯)和米粒圓短、形似粳米的短糯米(粳糯)。粳糯粘度較小,更適合于粽子的制作。我們接下來的重要節日窗口預計將帶來一波糯稻提價備貨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目前我國的糯稻主要有8個集中產區,在地域范圍上,北方主要種植粳糯,而南方產區常常兩者兼有。秈糯集中產區包括湖北孝感、河南信陽、江西撫州等。而粳糯集中產區包括浙江紹興、四川宜賓、安徽望江、安徽懷遠、云貴地區。其中,紹興作為中國傳統的糯稻產區,有大量的釀酒需求,年產量25萬噸的黃酒共需要糯米44萬噸以上;而安徽懷遠作為新興的糯稻基地,從2000年大規模種植起,其粳糯產量已經躍居全國第一。糯稻不屬于托市收購品種,主要靠市場化收購,糯稻市場有三年一個周期之說,波動幅度較大,算是風險品種。

              2019年對絕大多數種植糯稻的朋友來說,算是賭贏了市場。觀察先生調研了幾位種植大戶。天津的一位朋友年年種,一八年種了1000畝,市場價格不好,1.1多,一九年很少有人種了,他就賭了一把種了2000畝粘香稻。畝產量一千五六,最高賣到2.2多,除掉成本開支畝收入一千多。收益毋庸置疑是最好的一年。

              但有一個不容忽略的事實,由于價格好,2020年跟風擴種尤為明顯。市場似乎又開始了周期性的循環:爛市價低→面積減少→價格上漲→面積擴大→價格下跌。如果今年的糯稻沒有特別明顯的新增需求,僅憑當下增長的面積基本可以預期:價格很難樂觀。

              股市有言:先知先覺者吃肉,后知后覺者喝湯,不知不覺者買單。農業種植何曾不是如此。前幾年的玉米市場也是如此,這和證券期貨的投資道理是一樣的,收益和風險形影相隨,收益以風險為代價,風險用收益來補償。既想風險低又想收益好的產品太難找了。你眼紅別人的收益,跟著價格的手去調整生產,總比市場慢了半拍。農產品隨行就市,盲目跟風多半要賠錢。近年來,蔥、姜、蒜等小宗農產品價格如坐過山車一樣大起大落,蘋果、豬肉、雞蛋等大宗農產品行情寬幅波動,背后都能看到盲目跟風擴大生產的影子。

              同樣,逆市操作,盲目擴種,也會造成供應大幅增加。在經濟學中,有一條很重要的道理就是供大于需,價格下降。農民生產的盲目性問題是農村經濟發展中一直存在的問題??粗昴暝黾拥乃井a量,沒有品質、品牌保證的水稻淪為普通被挑剔的地步,究竟是種植出了問題,還是收購出了問題。觀察先生竊以為:踩不準市場的節奏、還有信息的不完全透明也出了問題吧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,我們真得承認一個事實:價格是引導種植調整最高效的手段。這讓我想起了如今南方岌岌可危、年年減少的雙季稻面積,確切來說減少的早稻面積。2019年雙季稻面積在1.4億畝左右,比2012年減少了3500萬畝,其中早稻連續7年減了1800萬畝。

              國家統計局的數據,2019年早稻播種面積445萬公頃(6675萬畝),比2018年減少34.13萬公頃(512.0萬畝),下降7.1%。全國早稻總產量2627萬噸(525億斤),自2004年以來首次跌破3000萬噸,比2018年減少232.5萬噸(46.5億斤),下降8.1%。由于播種面積減少導致全國早稻產量減少203.7萬噸(40.7億斤),占早稻減產總量的87.6%。相對于巔峰時候(1976年,1302萬公頃),2019年早稻種植面積已經下降了66%。早稻播種面積不但創下有數字記錄以來的新低,而且下降趨勢儼然沒有收住的架勢。

              我國早稻歷年生產數據

              我國早稻歷年生產數據

              3月12日,農業農村部召開全國早稻生產推進落實視頻會議,農業農村部部長韓長賦在會上強調,各級農業農村部門要樹牢大局意識,提高政治站位,充分認識抓好今年早稻生產的重要意義,抓緊抓實抓細早稻生產各項措施。對,你沒理解錯,恢復早稻種植已經上升到政治高度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會議指出,確保糧食豐收首要是保面積。稻谷是重要的口糧品種,面積占全年糧食面積的1/4,其中雙季稻面積占稻谷的近1/3。早稻作為雙季稻的第一季,不僅影響當季,還會影響下茬晚稻,恢復雙季稻最關鍵的是增加早稻。今年國家加大對早稻生產的支持力度,早秈稻和中晚秈稻最低收購價有所提高,農業農村部會同財政部統籌整合農業項目資金36.7億元。各地出臺了相關扶持政策,積極推動早稻面積恢復。

              多年來,我們國家一直在呼吁重視糧食生產,各種紅頭文件,各種白紙黑字,但是,再多的政策支持如果都不能真正到手,或者經過很多繁雜的程序才能到手,都難以調動農民的積極性。事實上,無論我們政府出臺怎樣看起來光鮮的文件和補貼,尊重經濟規律,從根本上保證農民種糧的積極性才是保證糧食安全的硬道理。 

              2020年這個依靠政策的手來調控的品種,究竟面積能恢復到什么程度值得人關注和深思。

                讀完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• 0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沒有資料
                更多>>網友評論
  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                編輯推薦
                • 沒有資料
                白丝性奴在线,12一14性XXXxX,女被啪到深处喷水gif免费视频
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nnrpr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<cite id="nnrpr"></cite><address id="nnrpr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nnrpr"><strike id="nnrpr"><strike id="nnrpr"></strike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nnrpr"><ruby id="nnrpr"></ruby><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nnrpr"><strike id="nnrpr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nnrpr"><strike id="nnrpr"><ol id="nnrpr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